安德森告诉陈宇,一种特效进口抗癌药,某地下车库有五吨。

陈宇顿时一阵舒爽,浑身连骨头都跟着通透了起来。

这正是他一直穷尽手段,想要获得的M国医疗协会核心情报。

五吨特效进口抗癌药,投进市场,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药本身没有问题,是高科技药物。

药的来路有问题。

不是走正规渠道进来的。

是走‘私路’来的。

M国医疗协会入华的主要目标之一,便是冲击华夏医药市场。

这五吨药没有关税,成本降低,售价也会降低。

国内的医药企业通过正规途径从海外进口的同类药品,价格完全拼不过。

长久以往,华夏医药市场迟早会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然后呢?本土医药企业统统倒闭,买药只能靠外国人供应?

若真如此,到那时,人家拿这一点威胁,咱也只能干瞪眼。

无论如何,走‘私路’进来的药后患无穷。

光凭这一点,五吨药,够M国医疗协会死十次的了。

“不好!”陈宇正爽着呢,安德森猛然反应过来了,他猜错了!

派东洋武士会的武者来暗杀他这件事,未必是M国医疗协会指使的!

安德烈同样也能做到!

确实,安德烈一个小白脸,无权调动东洋武士会派人来杀安德森。

问题是……不需要调动整个东洋武士会啊!

安德烈只要私下威胁两名东洋武士会的武者擅自行动,便可以了。

这件事,应该是安德烈做的!

和M国医疗协会无关!

安德森错怪了!

“天呐!”安德森双手抱头,极度怀疑人生。

老天爷,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安德森并不知道,他的冲动,是陈宇对他潜意识暗示的作用,更是他喝过的那些特制酒的作用。

当然,最主要的,前面还有玛蒂娜屡屡伤害他,令他心死的铺垫。

总之,冲动过后,是无穷无尽的悔意。

可惜什么都晚了。

他一冲动,把事关M国医疗协会生死存亡的核心情报吐出来了。

M国医疗协会要亡了。

安德森第一时间想去掏手机,打电话,让M国医疗协会迅速转移药品。

然而,他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手机。

他喝酒的时候,手机早被伪装成顾客的盗门传人时万给摸走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安德森终究还是成了M国医疗协会的叛徒。

小鲜肉指派东洋武者来杀他,理由是污蔑他通敌泄密。

这下可好,他真通敌泄密了。

玛蒂娜对他的情伤在前,他冲动泄密的绝望在后。

凡此相加,安德森失去了全部活着的意义。

安德森伸手,要去陈宇后腰取出匕首,一了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