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一心想要杀了玄绍为半夏报仇。

可她现在连玄绍的行踪都找不到。

“玄绍比我们都了解京城,又称是君子珩的心腹,他想要藏起来,一时间还真很难找出来。”云浅歌上前扶起跪着的锦瑟,牵着锦瑟的手到椅子边,按着她的肩头,“坐下说。”

“娘娘?”锦瑟双眸微涩,举止无措。

“你已经尽力了,若是在京城中,你再也找不到玄绍,你会如何?”云浅歌这话虽不动听,却是一个事实。

锦瑟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

若玄绍再不出现在世人眼中,她要上哪里去找人。

“都是我的错。”

看着锦瑟自责的样子,云浅歌厉声道,“锦瑟,现在不是追究对错的时候,我是在问你,若是玄绍不再出现,而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你要怎么做,好好想想再回答我。”

云浅歌倒了一杯热茶递给锦瑟。

这段时间她让锦瑟去找玄绍,就是要她的注意力,免得她因自责走向极端。

锦瑟被云浅歌的话镇住了,开始细想对策。

若是再也找不到玄绍,她该怎么为半夏报仇。

她会怎么做...

锦瑟一口将杯中的茶饮尽,整个人从心底里暖和起来,头脑也清醒了不少,“娘娘,高进是否还被关押在地牢之中。”

云浅歌点了点头,表示高进还被关押在地牢之中。

“奴婢恳请亲自审问高进。”锦瑟请求道。

锦瑟说话间,连枝正好端着吃食进来,直接放在锦瑟旁边的桌子上。

“吃过东西,去审问高进,高进在高家的地位不低,京城中某些眼线他是知道的。”云浅歌提点道。

“奴婢明白,若玄绍一日不出现,我便每天都拿这些人开刀,若这些人杀尽了,我便一点点往北,直到杀到昆仑山脚下,我就不信玄绍不出来。”锦瑟话落,诧异的看向云浅歌。

此刻,她明白。

云浅歌心中早有了对策,一直等着她上门。

“是奴婢明白得太晚了。”自看到半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模样之后,锦瑟感觉自己被困住了。

她只想着杀了玄绍,杀了伤害半夏的所有人,唯独没有想过用什么方法。

她忽略了自己最大的优势。

若她早些来请教主子,或许此刻早已抓住玄绍了。

想到此,锦瑟心中又泛起一丝自责。

“之前我一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这两年来,京城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子珩登基为帝,若再有太大的波动,容易影响到整个朝野上下,现在时机正好。”君子珩整顿朝堂,正好将所谓长生不老的神情盖过去。

她最担心的是人心乱了。

在长生不老和死亡之间做一个选择,她相信所有人都要确信自己不会死,才会有能力和时间去追求所谓的长生不老。

整顿吏部,玄绍已死,足以阻断玄绍想要借助朝臣生事这个由头。

“奴婢...”

“吃完再去。”见锦瑟要离开,云浅歌立即阻止。

锦瑟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菜,又猛地灌了一口水。

“娘娘...”

“去吧。”

锦瑟离开后,连枝收拾好餐具递给宫女,随后问道,“娘娘为何不早些提醒锦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