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瑟又婉拒了一次,可方进的脾气也是执拗的,硬是跟她到了楼下,取到了自己的车。

没办法,沈瑟只好随他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方进犹豫了一阵子,到底还是问道:“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能舍得放下?”

沈瑟淡淡笑道:“方律师觉得,是我主动提的分手?”

难道不是?

方进想不出另外的可能,以程绍仲现在的脾性,那是把沈瑟放在心尖上的位置,独一份的,而且只要他想做的事情,他想要的东西,绝对不可能说出放弃这种话。

那唯一的可能,只能是沈瑟心生退意了。

沈瑟却给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是他提的,我也没反对。”

这个时候正巧旁边有辆车超车,一点不讲规则,方进便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他心里也是郁闷到了极点:“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好的时候如胶似漆,转头就老死不相往来,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沈瑟对此也不否认:“我跟他就是这样的人,又矛盾又怪异,而且做出的决定,就不会改变。”

所以就是一对怪人,方进暗暗吐槽着。

对于分手的具体理由,沈瑟还没有说出来,方进便想着改天去问问程绍仲,虽然问出来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可是人还是要保有好奇心的嘛。

到了沈瑟现在住的地方,在她要下车的时候,方进告诉她:“不管你们两个是什么状态,我对待你不会有什么改变。什么都不要多想,准备好了就来上班,贺成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沈瑟郑重地点点头,然后便下车上了楼。

方进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看到三楼的一户灯亮了,他才摸出一根烟,点着了。

坐在车内抽烟的感觉就像是偷来的悠闲,一支烟燃到了尽头,方进弹了弹手上的烟灰,忍着再来一根的冲动,发动车子离开了。

回到家的沈瑟什么都没做,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将脸埋在胳膊里。

过度的坚强和理智之后,人总是会不由得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她现在就是,脑袋一片空白,很多事聚积在她的脑海里,乱成了一团,干脆被她暂且丢到了一边。

没必要今天解决的麻烦,何必来烦扰今天的心情。

过了很久,沈瑟坐起身,望着满室的安静和空寂,突然有种把这里装满弄乱的冲动。

她开始去翻找行李箱的衣服,里面大多数是休闲类的装束,但方进说过让她自便,她也不需要见当事人和上庭,穿这些倒也没什么。

问题在于鞋子,今天去找何清的时候,跑的太着急,鞋跟有些松动了,看样子撑不了太久。

于是明天的当务之急,是要去买一双合脚的新鞋子。

旧的不去,新的也不会来,万事万物都是这样的道理,她也能安然接受这样的结果。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睡觉的时候,沈瑟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已经去到了贺成所上班,正巧有件特别着急的事情等着她去做,结果她走路太快,鞋跟直接掉了下来,出了个大糗,脸跟脖子都跟烧着了似的,特别难堪。

猛地睁开眼睛,她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六点。

结果这一天的早起,是因为一双在梦里掉了鞋跟的鞋子。

沈瑟简单吃了点早餐,便看准时间,打算在商场开始营业的第一时间赶过去,买了鞋之后直奔律所,估计不会迟到太久。

可就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沈瑟走到门边,看了眼来人:“谁啊?”

“快递。”

快递?

沈瑟记得自己好像没什么需要接收的快递,便问:“送错地方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