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退出是因为我想活在阳光下,这是我的大哥,厉墨寒,星盟的领袖,我一直都跟随着他!”

“他是厉墨寒?”

佐伊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现在整个地球谁不知道星盟,谁不知道星盟的首领是厉墨寒。

他已经是全世界人民的英雄领袖了!

如果能有机会跟随他,谁又想过暗无天日的杀手生活?

佐伊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复杂难言。

云霄转头对厉墨寒说,“老大,佐伊也是我曾经的好友,与我一起出生入死过,可不可以求您饶了他!”

厉墨寒道,“虽然他是你的朋友,但他夜闯王宫,刺伤王子,这个罪名不小,按照法制,他应当受刑。”

厉墨寒说出这话,佐伊垂下头。

他的职业造就他的所作所为,他无法选择。

“既然是你的朋友,我相信他也是出于职业!可以网开一面!不过!如果再有下次,我定不会轻饶!”

“谢谢!谢谢老大!”

云霄转过来,激动的说,“佐伊,我们老大不会定你的罪,今天的事他会一律承担下来!你现在自由了!”

云霄帮佐伊松绑,还他自由,还拥抱了他。

佐伊内心无法形容有多震撼,他以为今天任务失败,下场定然凄惨无比,可能死路一条。

谁知道厉墨寒宽宏大量放过他,还让他见到曾经的故交。

“走吧佐伊,我带你回去!多年不见,我挺想你们的,咱们兄弟得好好聊聊!”

就这样,云霄带着佐伊离开王宫。

他们离开后,沐风问厉墨寒,“寒殿下,就这么放走那个杀手,他会不会卷土再来?对云霄不利?”

“我这么安排,自有打算。我相信这世界上,比金钱更珍贵的,是感情。”

厉墨寒之所以放走z,那是在他把握之内,有云霄在,相信z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再说了,让云霄说服z,交代出雇主的信息,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加冕礼的第二天。

贺兰玉菡醒过来,刚好看见旁边的男人正支着脑袋盯着她。

“御深,你已经醒了?现在几点了?”

“刚醒,8点多了。”

“得起来了。”

贺兰玉菡要起来,但宫御深又把她抱进怀里。

“昨晚睡得好吗?”

男人亲了亲她的脸,贺兰玉菡脸颊一红,“挺好的。”

她没说昨晚让人害羞的事,还有他的那些花招,让她累得不轻。

“以后我们要多多锻炼,对你的身体康复也有帮助,而且,我们要抓紧时间,未来我们的日子不多了,每天的时间都要花在刀刃上。”

宫御深把做那种事的道理说的头头是道。

“讨厌!”

贺兰玉菡瞥他一眼,夫妻两对视着,彼此心头都被甜蜜的感觉萦绕。

谁说年纪大了不能谈恋爱了,现在宫御深和贺兰玉菡两人就能感觉到又像是回到年轻时候谈恋爱的感觉。

夫妻俩一起起床,刷牙洗漱都粘在一起进行,收拾好了才出门去吃早餐。

蒋卫等到国王出来,“陛下,有事需要向你汇报。”

宫御深对贺兰玉菡说,“玉菡,你先去餐厅等我,我马上过去。”

“嗯。”

贺兰玉菡走开后,宫御深才问,“发生了什么事?”

蒋卫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宫御深惊问,“什么?失火?有人夜闯王宫?有没有人受伤?”

“王子殿下受了伤,他不让我告诉你们,但我想着应该让你们知道。”

宫御深心里非常担忧,有人闯进王宫都不说,居然还伤了他儿子,到底什么人那么大胆?

“赶紧带路,我要去看看湛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