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器都凝聚出来了,摆好了架势回头竟然又收起来了,这到底是是忽悠谁?雷焰战士们的嘴角忍不住抽抽,很是无语。

罗碧继续旁观:“河鲜又捉不上来,炸了白炸,白瞎一个异能属性球,不值当的。”

所以,她才不炸。

朱铠:“······”

一众雷焰战士:“······”

见过会过日子的,没见过罗碧这样的,两军作战何等激烈,大家哪有闲心想别的。罗碧可倒好,炸攻击型河鲜还惦记着吃不着,然后人家愣是比划半天不炸了。

你刚才都要炸了呀!!!

“你那阵器肯定不咋样?”朱铠气的说,攻击力强的谁不想出风头,大家都准备好罗碧协助作战了,结果人家把阵器收起来了。

你说气人不气人?!

罗碧不以为意,不咋样就不咋样,激将法对她没用。一个能量属性球扔出去可以炸一只大型异兽,那是多少肉?

一只河鲜才多少肉?差的可太多了。

这也就罢了,主要是河鲜在河中,炸了也弄不上来,怎么算都不划算。

不炸,谁说啥也白搭。

蟹笼和青蟹捡回来,雷焰战士们的撤出战斗圈,攻击型河鲜继续攻击也攻击不到竹林边上。雷焰战士们惦记着河鲜的数量,赶紧朝蟹笼跑过去,看着数量可不少。

“还有青蟹呢!”雷焰战士惊喜,拎起来掂量斤两。

“快倒出来,瞅瞅蟹笼中都是什么河鲜?”有人迫不及待。

众人高兴的不行,一个个扒拉开其他人凑近了观瞧,看完都惊呆了。好家伙,都是美味河鲜,红钳子蟹、跳虾啥的都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