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然和朱家的雷焰战士们在附近转了一圈,看好竹林边的一处河段,此处河面狭窄,进可攻退可守,于作战有利。

在行动之前,朱家的雷焰战士对罗碧说:“你的防御罩呢?打开防御功能。”

罗碧看脚下,目测距离:“这边应该攻击不到吧!”

朱家的雷焰战士心中没底,倒也没说必须打开防御罩,他仅仅是给罗碧提个醒,让她心中有数,别楞呼呼往战斗区域凑。

不光是罗碧,别的女人跟着他也这么嘱咐。

朱兴葆跑罗碧跟前:“我护着你。”

罗碧不稀得搭理他:“你不顶用。”

“我顶用哒。”小孩仰头强调。

罗碧不理他,攻击型蟹类一攻击,朱兴葆这种就是白给。当然,她也是白给,所以,为了不添乱还是退的远一些为好。

他们说话的工夫,朱镶把蟹笼给了一名青年雷焰战士:“朱铠,你去放蟹笼,我和花然带队防御,尽量别引起攻击型河鲜的注意。”

朱铠是s级强基因雷焰战士,战力一级巅峰,在一众朱家的雷焰战士中实力不弱,他点头接了到看好的位置放蟹笼。

众人紧张观望,河面上并无动静,但雷焰战士们不敢大意,全都做好了迎战准备。

朱铠也是个精明的,靠进河边,小心将蟹笼推入水中,小的涟漪并没引起攻击型河鲜的注意,放好蟹笼朱铠退了回来。

“娘哎!”雷焰战士们紧绷的神经一松,刚才大家担心的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