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仙、妖魔等各种超凡物种全都出现了,他们的后人以肉身穿透大幕过来,这是神话的全面降临!

但在王煊看来,这是群魔乱舞。什么生物都有,历史名人的后代都有现身的,传说中的凶兽的血裔都有些走进现实中。

只是不知道,这是神话大溃灭时代的最后余韵,还是新篇的开始,孕育着超凡新生的机会。

未来回首,历史会记住这一年!

平源城附近,湖泊成片,王煊走进一片湿地中,惊起一些丹顶鹤,他在搜寻仙骨罐头的踪迹。

他的身上,九道红色印记灼热,发作的越来越频繁,这是要起什么变故了吗?

数日来,他始终没有找到那个生灵,只是跟着感觉一路寻觅。

他在一个大湖边上盘坐下来,运转石板经文,开始磨身上的红色痕迹,不给它茁壮成长的机会。

胎衣印记暗淡了,当然,如果没有精神天眼,纵然是超凡者也看不到这种特殊而神秘的印记。

“想以我为的血肉为神话土壤,成就出一个仙胎,真是够了,你是一条过江猛龙,还是野心勃勃过头了?”

王煊思忖,对方为什么找上他?深思的话,他有些不安,对方该不会知道他有特殊的内景地才这么做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出手的人多半比他想象的还厉害。

“借我之身,蕴出那个生物的仙胎,同时夺走我的一切,包括特殊的内景地?!”

当想到这些,王煊的脸色变了,他觉得之前可能过于轻视对方了,这可能不是简单的一个仙骨罐头,而是一头史前恶龙。

“以先秦金色竹简、石板经文彻底斩灭这九道红色印记?也不好,对方不会放过我,下次出手多半更加恐怖。这次,我有所警觉,知道了他想干什么,是难得的机会!”

但他现在找不到对方,摸不着一点头脑,只是按照感觉来到了湿地中。

平息静心后,他接着向前走,来到一片丘陵地带,一座又一座一两百米高的土包很荒凉,像是蒿草丛生的特大号古坟。

“似乎就是这里了!”王煊皱眉,并未看到仙骨罐头。

他精神出窍,不信邪,在这片丘陵地带游荡,俯视,想看出是否有什么怪物蛰伏。

很快,他倒吸冷气,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大幕气息,难道这个地方是某个阵营的跨界节点?!

“大幕后的生物,各种折腾,事情真多!”王煊咕哝。

他心头一动,他通过命土蒸腾出的迷雾,可以进入一片奇异的世界,他严重怀疑,那里可能就是大幕后的世界!

很多天过去了,现在想来,上次的风波应该平息了吧?王煊琢磨,或许可以再次过去看一看了。

如果真是大幕后的世界,那就有意思了,他能做很多事,可以得悉许多不能在现世知道的消息。

甚至,在大幕后,他能打探,究竟有哪几个道统擅长在其他人身上种下胎衣,培育无上仙胎。

“钟诚,你帮我旁敲侧击,打探一些事。”王煊准备双管齐下,让钟诚去和列仙后代交流。

不久后,王煊坐在一个石洞中,精神体进入命土,并且他做了一次尝试,带着斩神旗,居然……成功了!

初步炼化斩神旗,竟越发的得心应手了,一瞬间他信心暴涨,带着斩神旗过去的话,会安全很多!

命土,万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这里很幽静,没有一点声息,是养命之所。

“在这里种下几株天药的话,确实不错啊。”王煊自语。

但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如果能找到九劫天莲的种子,那就算是天幸了,不知道老陈能否成功。

丝丝缕缕的雾气蒸腾,王煊沿着它一路向前走,雾气构建出一条通道,很模糊,通向远处。

王煊沿着神秘的雾气走出来了,来到一个幽暗的世界,很快,他发现了驿站,挂着通红的灯笼,这是仅有的一点生气。

他很熟悉这里的环境,不以为意,向前走去。

很快,他的脸色变了,这不是他上次来的地方了,除了挨着雾气的驿站不变外,前方的村镇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他一阵出神,居然换了地方。

“难道和现实世界对应?”这让他讶异,而后露出了笑容,这样就更好了!

这意味着,他在现实世界每次换个地方,进入到这片世界的地点也跟着变。这样的话,能迅速探索新的地界,可做的事情更多。

并且,若是某个登陆点危险,下次换个地方就是了!

他很谨慎,将斩神旗裹在自己的身上,隔绝气息,初步炼化这件上古神物后,它已经能大能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