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男子眼中满是忌惮,他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将魔国之主复活,正指望着大用,然而此人突然进入此间,外围的鬼道阵法居然半点不起作用。

而且从刚刚的交手来看,对方似乎连魔国之主都不惧,轻描淡写便化解了‘魔国’的攻势。

似是看出对方所想,戚笼摇头道:“此魔国非彼魔国,这个魔国未必是假货,但肯定不是正品。”

男子冷冷道:“世上生灵,均逃不过阴阳轮回,哪怕身死,也只是阳世的自己死了,阴世的自己可不存在死亡这一概念,尤其是魔国这类强大者,世间各处都留有他的烙印,可以轻易在阴世转生,虽然心性有所不同,但是阴阳本是一体。”

阴阳轮回,而不是六道轮回,说明对方不是佛门中人,尤其跟这阴阳生死有关。

“你是鬼神府的人?”戚笼突然问。

那人皱了皱眉,对方叫出自己的出身,这不意外。

戚笼又看了一眼对方身上那精纯到好似不是后天之物的鬼气,若有所思。

鬼气,是天地间所有灵气中的最浊之物,能把鬼气炼到先天一档,要么天赋异禀,要么便是已经脱离后天,立证鬼仙了。

为什么他这么清楚,因为他脑子里,就有一位‘仙鬼’。

这人的气质看起来并非老一辈强者,又有鬼道至宝、还半降伏了‘魔国之主’,倒是与他曾经听过的一人有些相像。

“先天鬼子?”

那人瞳孔猛然放大,他这些年深居简出,早就不在外人视线中出没,这人怎么会认识他?

戚笼笑而不语,对方的表情不言自明,当初他化身菩提僧,深入鬼神府,曾与那位幽圣女一番交流,这鬼神府有两方势力,一方自然是掌门孙姑神,另一方则是鬼母之子,那一位先天鬼子。

当初孙姑神给菩提僧留下的一记六道轮回印,他可还没忘呢。

戚某人可是很记仇的。

有道是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而且这魔国并非魔国,又需要最顶级的鬼道功法掌控,对他也就没了用处,嘴角勾了勾。

“某与你虽然不认识,但某与孙姑神有点仇怨,你这般做为……好好干,争取夺了他的掌门之位。”

见戚笼真的准备离开,先天鬼子沉吟片刻,突然发声道:“道友是否愿意跟我做一场交易。”

“你身上有何物是某想要的?”

“等我成了鬼神府宗主之后,功法、法宝、鬼仆,认你所取。”

“空头支票开的可没甚意思,孙姑神某打过交道,枭雄一位,本身又是五首之一,人间巅峰,你跟他相比,还是有些嫩了,而且你讲的这些东西,某都不缺。”

先天鬼子咬牙,不过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戚笼话音一转,“不过倒是真有一事,要请问你,你既然身为鬼母之子,便应该知道,这三万丈地下,幽冥石窟所在,有哪一处是最顶级的鬼脉。”

当初辛涵梅证鬼仙,花了几百年功夫准备了数份材料,不过她只用了一份,还剩下一大部分,而《后天五遁书》中,便有鬼仙之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